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装修学堂 > 正文内容

英雄迟暮!67岁好莱坞硬汉布鲁斯·威利斯告别影坛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7-04 点击数:

  《虎胆龙威》《低俗小说》《第五元素》《第六感》《十二猴子》《罪恶之城》《世界末日》《敢死队》《赤焰战场》.......

  然而,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最近却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宣布退圈——不久前,布鲁斯·威利斯的家人发表了一份声明,这位67岁的传奇动作巨星因罹患失语症决定退出影坛。

  失语症,是一种与语言功能有关的脑组织病变,患者的说话读写、语言理解功能将严重受损,这无疑会对布鲁斯·威利斯的事业和日常生活造成巨大影响。

  消息一出,影坛哗然,全世界影迷都表达了自己的不舍。这位崛起于80年代末,叱咤好莱坞二十余年的动作巨星,曾带给了我们太多的回忆,值得我们好好告别。

  1955年,布鲁斯生于美军在西德的一个军事基地,父亲是一名驻扎于西德的美国军人,母亲是德国人。2岁时,他随父母返回美国新泽西州,并在那里度过了童年生涯。

  9岁到17岁时,他患有严重的口吃,但奇怪的是,只要一说台词,口吃就会神奇地消失,仿佛天注定他要吃表演这碗饭。

  尽管布鲁斯从中学起就在学校参与戏剧表演,但他并非科班出身。他的求学之路异常波折,中学辍学后,他进入社会,一边寻找演出机会一边打零工,做过酒店警卫、餐厅侍者、工厂工人、乐队口琴伴奏等多种工作。

  后来,他回归大学,又毅然辍学,到百老汇参加舞台剧《天与地》的演出工作。这期间,他迷失过、受挫过,唯独对表演始终如一。他身上平易近人的观众缘,主要得益于他自身经历历练出的蓝领气质。

  30岁那年,布鲁斯在3000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靠热门美剧《蓝色月光》一战成名。这是一部侦探爱情喜剧,布鲁斯在剧中塑造了一个西装革履、风流倜傥的侦探形象,与女上司组成非常有趣的欢喜冤家CP。

  剧集很受欢迎,一共推5季66集,曾被CCTV引进国内,布鲁斯还凭借此剧拿下了艾美奖和金球奖音乐喜剧类剧集类最佳男主角。

  接下来,他又转战大银幕,搭档金·贝辛格主演了叫好又叫座的爱情喜剧《相亲》,扮演一个感情空白、埋头工作的工作狂。

  如果循着这条路子走下去,布鲁斯大概率会成为金·凯瑞那样的喜剧明星。但《虎胆龙威》的出现,却让他成功转型,成为继史泰龙和施瓦辛格之后的“第三位硬汉”。

  这个角色让他受益良多。在英国权威杂志Total Film评选出的“电影史上最棒的20名警察”中,约翰·麦卡伦位列榜首,在美国周刊评选出的“影史25大动作英雄”中,约翰·麦卡伦也高居第一。

  当年,《虎胆龙威》以2800万美元的拍摄成本拿下了1.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位列1988年北美票房第七名。

  由于影片背景设定在圣诞节,所以直到现在,《虎胆龙威》依旧是除《真爱至上》外最受欢迎的圣诞电影。

  影片讲述约翰·麦卡伦从纽约飞到洛杉矶来见他的妻子,被邀请参加一个在高楼大厦上举行的圣诞晚会。晚会现场,有歹徒入侵。关键时刻,麦卡伦不得不奋起反抗,最终直捣黄龙。

  《虎胆龙威》开创的草根英雄在密闭空间中勇斗反派的动作片模式,不但区别于传统动作片、给观众以耳目一新之感,还为后来的好莱坞反恐动作片提供了行之有效的参考。

  布鲁斯·威利斯塑造的这一平民英雄形象,也与史泰龙、施瓦辛格之前塑造的肌肉猛男有着很大的不同。一如导演约翰·麦克蒂尔南所说:“我希望麦卡伦这个角色是反英雄式的人物,之前的动作片《第一滴血》《铁血战士》中的英雄神通广大,有些类似于超级英雄。所以,我希望《虎胆龙威》中的他更像是一个普通人。”

  电影里的约翰·麦卡伦,就是一个撞了大运的普通人——思想觉悟不高,有点贪生怕死,紧张时会蜷缩脚趾,面对歹徒时会插科打诨,总是把“Yippee-Ki-Yay motherf**ker”挂在嘴边。

  靠着这种反英雄、反常规地推陈出新,《虎胆龙威》系列成了美国流行文化中的重要符号。

  该系列先后推出5部作品,大都取得不错的票房与口碑,同时奠定了布鲁斯·威利斯无可撼动的硬汉地位。

  当史泰龙、施瓦辛格、巨石强森凭动作片赚得盆满钵满时,布鲁斯已经把各种类型尝试了个遍:喜剧、科幻、惊悚、灾难、文艺……

  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主演的《虚荣的篝火》和《终极神鹰》先后扑街,布鲁斯陷入了短暂的事业低谷。此间,他开始调整节奏,接一些略显冷门的文艺片。

  1994年,他就主演了三部不同类型的院线新片:情色悬疑片《夜色》,征战柏林的文艺小品《大智若愚》,以及那部名垂影史、拿下戛纳金棕榈的《低俗小说》。《低俗小说》取得的巨大成功,为他的事业注入了新的动力。这个荒诞中不乏喜感的故事,很好地结合了布鲁斯身上的喜剧和动作特质。

  进入90年代中后期,布鲁斯又迎来了另一个事业高峰。他表演履历中的大部分经典作品,都诞生于这个时期。

  1995年,他主演的科幻惊悚片《十二猴子》,是90年代最好的科幻片之一。电影里,他饰演一位神经兮兮的囚徒,用一种癫狂的表演状态加重了影片的扑朔迷离。纵观布鲁斯整个从影生涯来看,这都是一部很特别的电影。布鲁斯之所以会出演本片,仅仅是因为他想和导演特瑞·吉列姆合作。这次合作,布鲁斯几乎全程免费出演,正是出于这种古道热肠,才让我们有幸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布鲁斯·威利斯。

  1997年到1999年,布鲁斯与大导演合作,先后主演了三部经典作品。它们分别是1997年搭档吕克·贝松推出的《第五元素》,1998年搭档迈克尔·贝推出的《世界末日》,1999年搭档奈特·沙马兰推出的《第六感》。

  其中,布鲁斯在《第六感》中表现得最为出色,很多人都将这部电影视作是他表演生涯最好的一部作品。片中,他一改拯救世界的肌肉硬汉形象,出演一个温柔的心理学家,与小患者开启了一段如父如子的治愈之旅。结尾得知自己已死之后,他对阴阳两隔的妻子诉说的那段深情告白,曾看哭无数人。

  进入千禧年之后,布鲁斯·威利斯又步履不停地主演了很多电影。这些电影虽不乏经典之作,但布鲁斯在片中饰演的角色却再未获得更大的突破,只是局限在硬汉的模子里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复制。

  2010年问世的《赤焰战场》系列和《敢死队》系列,可以看作是布鲁斯最后的高光时刻。

  这两个系列都有一个共同点——怀旧。它们都将一众老戏骨、老动作巨星嵌套进了英雄迟暮的叙事里,借此引发观众对他们“峥嵘往昔”的集体怀旧。

  可以说,只要《敢死队》里出现的这群人站到一块,基本就可以代表一个时代——一个奉行孤胆英雄的硬汉时代。

  最近这些年,布鲁斯·威利斯几乎没演过几部拿得出手的作品。他开始疯狂地接烂戏、恰烂钱,成为继尼古拉斯·凯奇后最具竞争力的“烂片之王”。

  只2021一年,他就主演了7部烂片。这些烂片不但存在感极低,而且质量堪忧。

  因为疯狂接烂片,布鲁斯成了金酸莓的常客,从2019年到2021年,他连续三年入围金酸莓“最烂表演奖”。

  今年,为了肯定布鲁斯为烂片做出的巨大贡献,金酸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为他设立了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特别奖——布鲁斯·威利斯最差表演奖(《外形罪孽》)。

  虽然这些年烂片不断,但布鲁斯其实也有自己难言的苦衷——一方面是他的身体不足以支撑他拍好电影,另一方面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些积蓄。

  有媒体透露,布鲁斯患病在圈内早已不是秘密,早在2019年拍摄沙马兰的《玻璃先生》时,人们就发现他身体大不如前、有严重的台词问题,后期人员做了大量的剪辑工作,才让布鲁斯的台词串联起来。难怪在大多数场景中,他都戴着帽子看不清面孔,而这些镜头,往往是由替身来完成的。

  息影消息发出后,金酸莓撤销了之前颁给布鲁斯·威利斯的最差表演奖,并官宣称:“如果一个人的健康状况是他们作出的决定或给出的表演的因素之一,我们承认颁给他们是不恰当的。”

  当金酸莓颁奖又撤奖的风波过去,对于布鲁斯·威利斯,我们只留一声叹息。很遗憾,他要以这种方式告别五光十色的光影生活,告别煊赫一时的巨星生涯。

  如今,英雄迟暮、硬汉不再已成定势,只愿他晚年平稳安康,能远离病痛侵害,静度余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